宝贝我用手让你喷出来|被摁着强行灌满白浊

2020-06-22 评论 A+ A-

 那个年轻女人指着营业员手里的衣服转头问桑旗:这件好看么?MUi中山在线 - 中山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站

    桑旗抬头看了一眼:好看。
    女人便抿着嘴笑:那我去试一试。
    她抱着衣服就走进了试衣间。
    我用了零点零一秒分析了一下他们俩的关系。
    看女人对桑旗的态度,还有桑旗这样的大忙人能陪着来买衣服,就足够能说明俩人的关系。
    他们是情侣,或者夫妻。
    没听说桑旗结婚了,所以情侣的可能性大一点。
    我对他们的关系不感兴趣,我对他的袖口感兴趣。
    他一只手滑着手机,另一只手又习惯性地握成拳头挡在口鼻前。
    我趁机靠近他,走到他面前弯着腰去看他的袖扣。
    果然,他衬衣的袖扣是另外订制的,虽然和我的那颗长的不一样,但是相同点是同样的精致昂贵。
    我正在琢磨,忽然觉得脸上热热的。
    抬眼去看,一双凌厉的眼睛正注视着我。
    桑旗看到我了,也是,我离他这么近,不注意到我才怪。
    我直起身,朝他嬉皮笑脸地笑:这么巧?桑总?
    他应该是认出了我,虽然表情没变,但是眼中有微光闪烁了一下。
    不过他没理我,将目光投射到我的身后。
    营业员忽然惊呼:哇,姚小姐,您穿这条裙子真是太美了。
    营业员吓了我一跳,我转过头也去看太美的女人。
    她亭亭玉立地站在我们面前。
    其实说实话,这条裙子简单大气,适合气质清纯的人穿着。
    她太丰满,而且气质也比较复杂,不太适合这条裙子。
    我敢说,她穿的肯定没我好看。
    只是她比我命好,有个有钱的男朋友。
    店里所有的营业员都围过去,极尽溢美之词。
    我刚好和桑旗套近乎。
    桑总可认识我?既然他不理我,我就主动搭讪。
    估计每天主动跟他搭讪的女人太多,他的目光都不肯在我脸上停留一下。
    不过,他也没多看那个姚小姐几眼,看了一眼就继续低头看手机。
    我伸手将他手机的手机给抽走,他抬头惊愕地看着我。
    我知道,没人敢这么做,只有我敢。
    我把手机顺手放兜里,我笃定我是女人他不会把我怎样。
    毕竟是公众人物,又是大众情人,这点形象还是要顾及的。
    他抿了抿好看的薄唇,吐出三个字:夏小姐。
    我早知道他记得我,亲自投诉我的人,不可能在短短三天之内就把我忘了。
    幸会。我笑嘻嘻地向他伸出手。
    他没跟我握手,只是看着我:手机还我。
    你害我丢了工作。现在手机对于一个人来说,特别是像桑旗这样的大人物,手机里一定有他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秘密。
    我拿着这么大一个筹码,害怕赌不赢?
    他撇唇,挑出一个不在意的弧度:所以呢,找我寻仇?
    我没带刀。我在他的身边坐下来,站的久了腰疼。
    他往边上靠了靠,似乎不太愿意挨着我。
    我不介意,我是来跟他谈判的,又不是谈恋爱的。
    你害我没了工作,给我一个工作我们就两清了。本来我一直没想好我怎么接近桑旗,但是刚才看到他忽然就有了灵感。
    我这个人就是有急智,自己都想夸自己。
    他好笑地勾出一个笑容:你威胁我?
    应该是吧。我从口袋里掏出他的手机,拉开领口将手机扔了进去。
    手机微凉,贴着我的胸口,冷的我颤了一下。
    估计他没见过这么无耻之人,居然愣住了。
    现在除非你把我倒过来,要不然你拿不到你的手机。我很得意,每次我去跑一个我搞不定的新闻的时候,我都会用各种下三滥的手段。
    我们总编经常说我脸对我没什么用,关键时刻就会把它给丢出去。
    正在我们僵持的时候,身后高跟鞋的声音响起。
    我知道那位姚小姐走过来了。
    她刚一靠近,略显浓郁的香水味就侵袭过来。
    我对某种品牌的香水过敏,所以我很没风度了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    姚小姐瞪着我,眼睛睁得像铜铃一般:你是谁?
    和桑总有某种关联的人。。
    其实我说的也是实话,但是姚小姐一下子就炸了。
    她指着我直跺脚,半天说不出话来,然后去问桑旗。
    旗,你说,你说这女人是谁?
    她声音尖锐,像是用折断的树枝划在玻璃上的声音,很刺耳。
    她长得挺美,就是情商低了点。
    因为我看到桑旗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。
    他看我一眼,简短地回答我:明天早上八点到公司的人事部报道。
    他很上路子,不会浪费时间。
    我挺满意,于是站起来告辞。
    他喊住我:夏至。
    他记得我的名字,说明我没白被他给投诉。
    我回头跟他笑:手机明天给你,放心,我用我的人格担保我不会看你的手机。
    他没想到我这么无赖,等他反应过来我已经走出了店门。
    商场店铺众多,我东拐西拐就算他有心跟着会跟丢。
    我绕了好几个店铺,在拐角停下来,从怀里掏出已经被我捂热的手机。
    高端定制版手机,某东上面两百多万的一台的那种,据说是管家式服务,订机票订酒店还有什么高端服务的,一键直达。
    有钱真好,做什么都方便。
    我拿桑旗的手机是怕他事后反悔,或者等到明天我去了大禹,给我一个清洁工的工作。
    有了手机,至少我有跟他谈判的资格。
    我一个女人,在这世上活的特别艰难,所以有些时候只能用非常手段。
    我拿着桑旗的手机回了别墅,就扔在一边也没碰过它。
    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,电话都响个不停。
    我连过去看一眼都没有,小锦提醒我:夏小姐,您的电话。
    我说我没那么好的命用这么贵的手机,然后把手机丢在楼下就上楼去睡觉了。
    睡到半夜,我听到楼下有人说话的声音。
    最近也不知怎么了,睡觉特别轻,很容易就会醒。
    我从房间里走出来趴着栏杆往楼下看,楼下的大厅站着一个高个子的男人,穿着咖啡色的风衣,水晶灯的光芒笼罩在他的身上,竟然有些迷幻的美感。
    他是桑旗,手里还握着他的电话。
    我连滚带爬地从楼上跑下去,像一阵旋风一般转到他面前,从他手中抢走手机。
    
 
第8章 今晚我住你这
他应该是没想到我居然这么无耻又抢过来了,双手落入裤兜,居高临下地看我。
    小锦在一边解释:夏小姐,这位先生敲门说是你的朋友,我就让他进来了。
    桑先生真是我的朋友,不过下次不要了,别什么人都放进来。
    小锦点点头:我去泡茶。
    她走进了厨房,我把手机照上午照葫芦画瓢,丢进了我的脖领子里。
    桑旗看着我,忽然笑了:你们总编说的没错,你是你们杂志社最不要脸的一个。
    我很无所谓地耸耸肩。
    我一个大姑娘,莫名奇妙地怀孕了,孩子不是我老公的,现在又被人当做金丝雀养在这栋豪华别墅里,我还要脸干什么。
    桑总,要么你跟踪我,要么你根本就知道我住哪。
    他平静地看着我,他的眼睛真好看,在水晶灯的照射下,都没被灯光的耀眼给压下去。
    你不知道手机有自动定位的功能么?
    哦,这点我还真忘了。
    可能我的手机太烂,除了像素高没这么多功能。
    我向后退一步:桑总,明天就能还给你了,你这么着急做什么?还是不打算兑现你的承诺。
    我晚上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电话,必须接。
    我正要说什么,只觉得胸口麻麻的,震得慌。
    是桑旗的手机响了,在我的睡衣里震动。
    他向我伸出一只手:给我。
    给了他,我的筹码就没了。
    我可以帮你转达。
    我知道我过分了,因为他眼中滑过一丝浅浅的怒意。
    桑旗这个人,喜怒不形于色,如果我看出了他的愤怒,那他就是真愤怒了。
    不过,我走投无路,如果放弃了这个机会,等于我主动放弃了寻找线索。
    我不能莫名奇妙生下不知道是谁的孩子,然后被赶出去。
    我不能坐以待毙。
    所以,我拿着手机飞快地跑进房间,然后关上门。
    刚要落锁,桑旗在门外一脚踹开。
    幸亏我闪的快,不然我可能会被门板给压死。
    我看着躺在地上的门板,愣了一下,然后手里的手机便被桑旗抢了去。
    他赶在铃声快要停止的一瞬间接通了,然后快步走到露台上去接电话。
    我坐在坏掉的门口的沙发上看着桑旗挺拔的背影。
    他咖啡色的风衣融入了浓黑的夜色,整个人在神秘的夜里若隐若现,看不清他身体的轮廓。
    他一个电话打了十多分钟,然后带着满身的夜色走进来,站在我面前。
    你差点耽误了我的大事,到时候拆了你的骨头也于事无补。他声音肃杀,但是比起刚才的凌厉,稍微缓和了些。
    我抬头看他,本来他就高,现在他站着我坐着,脖子都仰着痛。
    我忽然笑了:桑总,你很了解我住处的构造啊,熟门熟路地就找到了露台在哪里。
    刚才,我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    坐在这里十分钟,直到他转身我才想起来,他刚才接了电话就直接走到了露台门口,伸手扭开了门然后走了出去。
    这个门是向左转的,逆时针,很变态,我刚来的时候跟它搏斗了半天,可是桑旗一来就扭开了。
    我是记者,洞察入微,这方面很多人不如我。
   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我,本来抿成一道直线的嘴角渐渐上扬,浮现了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    有点意思。他说。
    他答非所问,要么就是没办法回答我的问题所以岔开话题。
    我向他伸出手:手机还我。
    他挑起一边眉毛看我:还你?
    我还没同意给你,现在就是我的。
    他将手机高高抛起,然后又稳稳接住,就是不给我。
    此时,手机铃声又响起,但是不是他手里的那个电话。
    他从风衣口袋里摸出另一个手机,看了一眼皱着眉头接通了:喂。
    桑桑!手机通话声音很大,里面的女声矫揉造作,嗲的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。
    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了一个女人的脸。
    过份饱满的苹果肌,和过份完美的欧式双眼皮。
    上午那个穿价值19998连衣裙的姚小姐。
    桑桑,你在哪里啊,我去了你家,可是你们家小保姆说你不在。
    我不在家,回去吧。他掀起眼皮看我一眼。
    想必我的存在让他的对话难以进行,不过我没打算回避,在他面前站的笔直。
    桑桑,你去哪里了这么晚了,人家等你等的好心焦,回家根本睡不着嘛!
    挂了。他简短地说了两个字,便挂了电话。
    他盯我一眼,便转身走出房间。
    我跟在他身后:你踹坏了我的房门,我也是寄人篱下,这是人家的东西,你得赔。
    他快步下楼,小碎步一连串,下楼的姿势都特别帅。
    我跟着走到门口,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。
    虽然我没开过跑车,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。
    我住在这几天都没听过跑车的声音,而且这么近,就停在门口。
    趴着猫眼看了眼,我转过头笑嘻嘻地对他说:你女朋友现在就在外面,你得想清楚了,如果出去的话你会特别麻烦。
    他也从猫眼往外看了一眼。
    我没骗他,那个姚小姐真的来了。
    我估摸着是她把桑旗的手机给定位了,所以很容易就找过来了。
    有这么个难缠的女友,真的是够烦心的。
    他的手已经放在门把手上了,又缩了回来。
    他这么聪明,当然知道出去让姚小姐看到我,肯定会闹到人尽皆知。
    他要脸。
    他转身,离我很近。
    我忽然有些眩晕,因为当他靠我近了,我便闻到那股熟悉的烟草味道。
    虽然很淡,但是很特别,所以我记忆深刻。
    他的声音在我的头顶飘忽:我要住在这里一晚。
    我迅速回过神来:你睡在我的床上都可以。
    他唇角掠过不屑又嫌弃的笑容:你倒是生冷不忌。
    你长得这么帅,我也不算吃亏。
    估计像我这种主动送上门的女人太多,他冷冷瞥我一眼:如果想要进大禹工作,今晚离我远点。
分享到: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