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哈啊哈啊噗呲好多水|两个顶端的樱桃挺立

2020-06-22 评论 A+ A-

 白色镂空的,很有质感,外加她身材前凸后翘,脸蛋精致,看上去明艳动人,窗外阳光漫过,金光四射,让我想起第一次在教学楼看见她时的情形,心跳的感觉好像又找回了一些。pWG中山在线 - 中山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站

    那天我因为在宿舍拉人办理分期业务,买手机,被宿管发现,揪着耳朵去教务处。pWG中山在线 - 中山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站


    走到楼梯口,就撞见了气喘吁吁的跑来的赵月,我急中生智,一下子就抱住赵月叫姐姐,说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咋爹把你卖了!我即便是卖肾,也会把家里的高利贷还了的!
    我抱着赵月的腿大哭不止,把身世说的那叫一个可怜,堪比赵氏孤儿!
    赵月一脸懵逼的看着我,最后得知真相后,她莞尔一笑,戳着我的头,说我真是个小机灵鬼!
    夏日艳阳,那天我看见赵月身后的阳光,温暖照人。
    我们就是这样开始相识,相知,相爱...
    我还记得,打那以后,那个宿管一直对我十分的好,有时候还给我介绍兼职,逢人就说我可怜。
    “呵呵”
    一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笑出了声,在心里默默原谅了她那天忘记我们约会的事。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赵月扭头看着我,疑惑问道
    “我笑,我老婆一出场,必定是艳压群芳!”
    我走上前楼主她的肩旁,笑眯眯的看着她,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。
    赵月娇羞着,低头不说话,一脸陶醉,我想她是不是和我一样想起了我们美好的从前。
    “行啦,老夫老妻了还这么腻歪!”
    过了几秒,赵月轻轻推了推我的胸脯,让我赶紧走,等下要迟到了。
    这句老夫老妻让我心里有一丝感动,是啊,她这样漂亮的女孩最终选择了嫁给我,夫复何求?
    还是努力挣钱让她早点过上好日子吧!
    我载着赵月一路说笑着来到了唐朝酒楼,期间孙丽一直在发微信给我,我无心顾及她,一心想着等下同学聚会散了,就带着赵月去郊外,找点夫妻之间的情趣。
    “你们可终于来了。”
    一到包间,声音最大的石成秋就嚷嚷着说,我们来晚了要罚酒,我和赵月拗不过他们只好一口接一口的喝。
    大家有说有笑,喝空了很多酒瓶,这时,一个西装革履的大老板闯入了我们包间。
    “我来晚了,不好意思,对不住各位,下一场,我请客,我请客!”
    说话的是徐婧,他应该是我们班上现在混得最好的了吧,听说他开的培训机构马上就要在外省开分校了,他一来就成了这些女生关注的焦点。
    我端起酒杯和其他人一道,敷衍着敬酒,我不是很想看见他,或者其实我觉得在座的大家没几个人想看见他,他的到来似乎是一根细小的鱼刺,扎在我们的自尊心上,隐隐的痛。
    我不想看见他,还有一个原因,是他之前好像和赵月有过一段暧昧,据赵月说,是他一直苦苦想追,但是赵月一直拒绝他,虽然两人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进展,但是我还是心里有些不舒服。
    我搂着赵月,本想故意在他面前撒了一波狗粮,却遭到了赵月的拒绝。
    “我喝多了有些头疼,我先回去了。”
    不一会儿,赵月就凑到我耳边说,你继续和她们玩,我快来大姨妈了,有些不舒服。
    我看着她脸色确实有些差,就打算送她回去,可是却被孟浩拦下,说一定要一起去下半场嗨一下,赵月有他老婆送回去。
    我再次推辞无果,不想扫了大家的兴,只好同意。
    来到温莎ktv,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,碰见了正在补妆的胡晓玲,她是赵月大学时的室友,之前追赵月的时候,没少让她帮忙。
    “你这么好看了,还这么讲究,让其他人怎么活?”我随口就来,喝的有些微醺,说话只图高兴。
    “你可算了吧!我再好看哪里会有你们家赵月好看,她可是校花哎!”
    “就连徐婧当年都被她迷的五环三道的,据说当年两人一起去旅行的时候,徐婧为了讨你们家赵月欢心,在酒店连夜折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,啧啧!想想就让人羡慕!”胡晓玲涂着睫毛膏,说的绘声绘色。
    什么?
    我心里一震,关掉了水龙头,抬头怔怔看着胡晓玲。
    这货说赵月和徐婧一起旅行过?还住在一起了?
    我靠!怎么赵月从来没有和我过!
    “恩?怎么了?你不是知道的吗?”
    “当时你和赵月已经在一起一个月了,这徐婧居然还不死心,啧啧!简直了!”
    胡晓玲翘了翘嘴,看着我有些异样的神情,摇头晃脑的说着。
    我心里一震,一股怒火上涌,捏紧的手被深陷陷阱去的指甲,掐的隐隐作痛。
    “那个...我先走了,我朋友生日,我要去另外一个包厢了。”胡晓玲发觉自己好像是说错了什么,慌慌张张的跑了。
    我站在原地,像吃了一只刚从厕所飞出来的绿苍蝇一样,恶心,头晕,浑身难受!
    所以赵月之前给我带了绿帽?
    我特妈还像傻逼一样,一只被蒙在鼓里不知道?
    我洗了一把冷水脸,透过水珠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突然想大笑!
    哈哈!真是可笑之极!
    两人一起去旅行!还特妈的住在一起?
    难怪刚才赵月一看见徐婧来了,就开始躲躲闪闪!
    “砰!”
    我一拳砸在墙上,剧痛钻心!
    不行!我要亲自问赵月,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    说不定是胡晓玲骗我的呢?说不定是胡晓玲胡编乱造出来故意破坏我们夫妻感情!
    我拿出手机,正想拨出赵月的电话,却还是觉得这事应该当面问赵月。
    对!我要面对面听她自己说。
    我想回包房,告诉石成秋他们一声,自己先回去了,结果一进门就同一温香的娇躯撞了个满怀。
    “没长眼..”
    我烦躁的要命,以为是服务员,正想破口大骂,抬头一看是许然。
    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,虽然她在我们系人缘很好,但是她毕竟不和我们一届,我以为班上的人不会叫她。
    许然好像喝醉了,摇摇晃晃,眯着眼笑着,凑近我。
    一阵香味传来,我低头一眼,她那颤颤巍巍的靓丽风景,在灯光的映衬下是那样的丰满迷人,摄人心魄。
    pWG中山在线 - 中山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站

第八章受性大发

“怎么?李东阳!你现在又不认识我了?”
    “你们男人都是这么健忘的么?”
    许然红着脸,微微笑着,凑在我的耳边,声音软软糯糯,如水一般,让我一时忘了自己现在还在ktv,这样嘈杂的地方。
    “是谁这么有脸面,请的动你?”
    那天差点就可以和许然旧情复燃,却落了空的怅然,让我现在一时间所有情绪都化了一种激情情,想再次开战狩猎,征服的激情。
    哼!赵月!
    你以为就你会玩?!
    论浪?我比你更放的开!
    包房的音乐震耳欲聋,像一阵阵波浪拍打着我,我只能傻笑着,任凭自己被拍打,冲击。
    我不想相信胡晓玲说的那些话!不想回想那些话!
    可以的话,我甚至想就当从来没有听过!
    “我是被你的磁场吸引着过来的!嘻嘻~”
    许然喝醉了像是又恢复了正常,没有像那天临走时那样对我有些排斥。
    我环顾了一圈,幽幽坐下。
    徐婧不知何时也已经走了,我也不知道即便他现在就站在我面前,我又会做什么。
    在石成秋的撮合下,我和许然坐在一起,和她们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。
    许然今天穿了一件高腰体恤,牛仔热裤,火爆的身材在镁光灯下让人心魂不安,躁动不已。
    “哈哈!许然该你了!”
    “你要大冒险还是真心话?”
    许然输了游戏,孟浩笑呵呵的问她,紧接着就被石成秋接过了话,硬要让许然选大冒险。
    “好好好,大冒险就大冒险,谁怕谁!”许然举着酒杯,豪情壮语。
    “那你亲李东阳一口,抱着亲!”“哈哈!”石成秋向我使了一个眼色,带着他们起哄,推搡着许然和我。
    石成秋一直觉得我应该和许然结婚,而不是赵月,她说许然对我更加痴情,大学四年为了我,没找过一个男朋友。
    我抹了抹嘴,看着许然因为害羞更加红润的小脸,笑嘻嘻的让她们别闹。
    人声嘈杂,酒精迷人,我感觉头晕晕的,心里像住了一只怪受,一面想扒光许然把她压在身下,“胡作非为”,一面想回家冲到赵月的怀里抱住她。
    突然,我还没反应过来,嘴上传来一阵沁人的温热,腰间一紧,我被许然紧紧着吻住了嘴。
    脑袋突然空白了一下,我呆呆的被吻了几秒后,终于从不由自主的轻轻回应许然,到后来热烈的回应许然,我狠狠地啃了一下她娇艳欲滴的红唇。
    其他好事的同学一阵欢呼,大家都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高兴,似乎不是我和许然在放纵,是他们自己得到了被放纵的许可。
    “不错嘛,老阳!”石成秋跳过来,又给我递过一瓶啤酒。
    “给!”
    “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,兄弟!”他说完拍拍我的肩膀,一脸邪魅。
    我看着手里的钥匙,知道这是石成秋专门用来泡妞的窝,有些木讷的攥在了手里。
    “为何情色?”
    “情色是对生命的肯定,至死方休!”
    石成秋掷地有声,打开一瓶啤酒,白色泡沫乱飞一气,在斑斓的包房内划出张扬的痕迹。
    “这疯子!”
    我嘀咕了一句,心也随着白色的泡沫自由的飞舞起来。
    管她呢!老子是男人!老子要快活!
    许然完全喝醉了,手机在包里一直响个不停,我抱着她,腾不出手去接,以为过一会儿没人接打电话的人应该也就放弃。
    但是那手机却跟疯了一样,直到我把许然放到床上才了下来。
    打电话的是谁?怎么这么执着?
    我想了想,万一是有人找许然怎么办,想把手机拿出来看一下,结果刚拿出来,许然的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。
    “水...我要喝水...”
    许然在床上咿咿呀呀,我看了她一眼放下了手机走向了她。
    她的酒量不是挺好的吗?怎么今晚这么下就醉的不省人事了?
    我抱住许然给她喝水,却不小心被她的娇挺碰了一下,全身一阵酥麻,再低头一看,她的一双大白腿紧紧交叉在一起,让人受性大发。
    我咽了咽口水,心跳加快,有些紧张的向那白嫩伸去。
    突然,窗外雷声大作,大雨倾盆,冷风吹进衬衫,我不禁打了个冷颤。
    脑子突然清醒了一半,我看着豆大的雨珠砸在窗户上,一阵没有由来的心悸。
    赵月最怕打雷了,一打雷就不敢自己一个人睡觉,每次都像只小猪一样钻进我的怀里,让抱抱。
    我的上司没有一个不出轨的,甚至我的同事里有女朋友的,结婚的,不出轨的简直是凤毛麟角。
    可是...
    呼!
    我长长呼出了一口气,看了一眼已经熟睡的许然,关上窗户,默默走出了房间。
    我现在还是回家问一下赵月,大二的时候,她是不是和徐婧一起出去旅游,还一起开房了。
    五月的昆明,下雨下的任性不已,一会儿大,一会儿下,让人琢磨不透,我站在门外使劲吹了一阵风,不想让赵月闻出我身上有什么香味。
    没想到我一开门,赵月就扑到了我怀里。
    “你可回来了,我刚才一个人怕的要死。”
    赵月用头顶着我的肚子,娇哆不已。
    我心头一阵爱意闪过,摸着她的头,皱着眉,犹豫着要不要问。
    都说日子要想过得去,头上就得顶点绿。
    但是我为她付出这么多,总不能最后当了浅池里的王八吧!
    “赵月,我刚才听你的室友提起过,你大二的时候,参加一个什么夏令营活动,什么旅行,你是不是和徐婧一起去的?”
    我试探性的问着,赵月一听,在我怀里呆愣了几秒,缓缓抬起头。
    “你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    我冷着脸,看着她心虚的表情,又问了一遍,是不是一起去的?
    “恩...是啊?怎么了?”
    赵月支支吾吾的还说了些别的,我听不进去,只觉得心头犹如巨石堵住。
    “那个....你先过来洗澡吧,我已经帮你放好洗澡水了.....”
    赵月抿了抿嘴,低头转身往卫生间方向走去。
    呼~
    我倒吸一口凉气,皱着眉头。
    “你之前怎么没跟我说过?为什么我不知道!”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和他睡了!”
    我火上心头,一把推开许然对着她咆哮。pWG中山在线 - 中山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站

 pWG中山在线 - 中山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站

分享到: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