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妇饥渴娇喘:宝贝喷出来很舒服的

2020-06-22 评论 A+ A-

 就不怕被当做逃犯再抓进去吗?G6b中山在线 - 中山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站

    看到身穿囚服的李南方走过来后,大厅门口晃荡的几个保安,马上就迎了上来,为首一个眼里带着明显的鄙夷神色:“哥们,是来我们公司参加特别招聘的吧?”
    “是。”
    李南方递上介绍信,又摸出一盒烟:“来,来来,抽烟。”
    “对不起,集团有规定,我们在工作期间,不得接受任何人的贿赂。”
    为首保安满脸的严肃神色,抬手挡开了李南方递过来的香烟,心中冷笑:呵呵,开玩笑,哥们啥时候抽过六块钱一盒的红将?没得辱没了身份。
    你有狗屁的身份啊,不就是个看家护院的?还好意思说‘贿赂’这个词——李南方暗中撇了撇嘴心想,老子不会是来到装比窝子里了吧?
    确定李南方的介绍信真实可靠后,为首保安转身指着大厅:“拿去给前台客服人员看,她们会告诉你去哪儿面试的。”
    正如死老头所说的那样,人渣总是让人怕,正在大厅内办理业务的那些人,看到他进来后,还都用好奇的目光盯着他,不过在他看回去后,就赶紧低下了头。
    反倒是青春靓丽的客服小妹,露出了他很渴望的亲切微笑:“您好,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”
    “我是来贵公司参与特别招聘的,这是我的介绍信,请过目。”
    在陌生美女面前,李南方总能保持应有的绅士风度,就是眼珠子不怎么听话,叽里咕噜的在人家脸上,胸上乱转,身躯内那个恶魔又在咆哮:扑上去,办了她!
    “李先生,请稍等。”
    假装不在意李南方看她的客服小妹,看完介绍信后,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,小声说了几句什么,才抬起头来笑道:“李先生,闵柔闵秘书请您去十二层的总裁办公室,她说岳总要亲自接见您。”
    哦,看来那个丑丫头已经知道我今天要来,生怕我会给她丢人,这才特意让我去办公室找她——在来时的路上,李先生就做好要在面试官面前装比的充分准备了,现在却无用武之地,这让他多少有些失望。
    “她倒是很会享受啊,走廊内都装潢的这么高档。”
    李南方走出电梯,随意打量了下走廊,摇了摇头走向东边的总裁办公室。
    快要走到门口时,一个身穿白色职业套裙,黑色细高跟皮鞋的都市女郎,从办公室内走了出来。
    咦,是她!?
    看到都市女郎后,李南方虎躯一震,差点就惊叫出声。
    这个都市女郎不是别人,正是上个月在美国与李南方有过‘上半次情’的美女。
    李南方本以为,这辈子他都不会再遇到她了,却没料到俩人才分没多久,就再次相见了,还是在岳梓童的公司内。
    真是有缘分啊,难道老天爷故意撮合我们俩,要完成未完成的下半次情?
    不过,岳梓童知道这美女其实不是一般人吗?
    李南方满脸亲和的笑容,快步向前伸出了右手:“美女,你就是闵秘书吧?”
    客服小妹打电话时,李南方可是听得很清楚,是闵秘书让他来这边的。
    就凭岳梓童对他的态度,肯定不会亲自迎接他了,那么这只能是那个闵秘书了。
    “是,我就是总裁秘书闵柔。”
    看到李南方穿着囚服,还是脏兮兮的,冷眼打量他的美女黛眉皱起,正要训斥他怎么不懂规矩时,忽然醒悟过来:他的样子,怎么这么眼熟?
    与前些天相比,原本一头‘乌黑秀发’的李南方,现在成了个青虚虚的秃瓢,又穿了一身囚服,美女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他,也是很正常了。
    但她却记住了他的声音,呆愣瞬间后就猛地醒悟,失声叫道:“你——是你!”
    “对,对,就是我。”
    李南方笑眯眯的点头,低声说:“闵秘书,咱们还真是有缘啊。”
    “你,就是李南方!”
    岳梓童银牙紧咬,恨不得拿枪问问老天爷:你为什么这样偏袒这个怪物,让我到底没有逃过他的魔爪,早在前些天就夺走了我的第一次?
    看到岳梓童小脸发白,全身发抖后,李南方还以为她在害怕自己会拆穿她呢,连忙小声安慰她:“闵秘书,你放心,我是不会把那件事说出来。我是个聪明人,知道唯有守口如瓶才能活得更长久一些的道理。”
    闵秘书怎么会在美国被人追杀,她又是什么身份,李南方现在不想去多管,只要她不伤害岳梓童就行。
    “好,你最好是别多嘴,要不然你就死定了。”
    岳梓童接连几个深呼吸后,才慢慢恢复了理智,转身推开了房门:“岳总,找你的那个人来了。
 
第8: 不要脸的男人
 
    “让他进来。”
    一个淡淡地女孩子声音,从办公室内传了出来。
    办公室面积很大,装潢更奢华,仿佛不这样就不足以显摆她多有钱那样。
    一个身穿黑色套装的女孩子,坐在一张宽大到离谱的老板桌后面,正在埋头拿笔写着什么,看都没看他一眼。
    装什么呢,就算对我没什么好感,有必要这样拿捏吗?
    李南方知道‘岳梓童’在暗中观察他呢,暗中冷笑着,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。
    坐在白色的布艺沙发上后,李南方故意用力搓了几下,挪动了下位置,他坐过的地方,马上就多了个屁股形的黑印子。
    他没猜错,闵柔确实在用眼角余光观察他。
    岳总告诉闵柔说,那个叫李南方的刑满释放人员,是来自她老家的远房亲戚,需要特意照顾一下,这才亲自接见他。
    谁都可能摊上个不争气的亲朋好友,岳总有个坐过牢的远亲,这也没什么奇怪的,不过闵柔又不明白,岳总怎么会让她假扮岳总呢,难道李南方不认识岳总?
    还没有等闵柔搞清楚这些,李南方就被假装是她的岳总带进了办公室内。
    看这家伙眉清目秀的小白脸样子,好好的干嘛犯罪呢——闵柔有些惋惜时,就听岳梓童低声训斥道:“李南方,是谁让你坐下的?”
    闵柔只顾着暗中观察李南方了,却没注意到他正在故意弄脏沙发。
    李南方不愿意了,翻了个白眼,阴阳怪气的说:“哟,闵秘书,岳总还没有说我什么呢,你就不愿意了。不知道的,肯定以为你才是老总。”
    他最反感狐假虎威的人了,哪怕美女的来历很不一般,不过他可不在乎。
    “你——哼!”
    岳梓童被噎的小脸通红,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只能冷哼着看向了别处。
    李南方却没放过她,手指敲了敲案几,大爷般的语气:“渴了,闵秘书,倒水。”
    混蛋,你这是在自己找死,可别怪我!
    岳梓童再也受不了了,抬手就伸向腰间。
    她在退役之前,都是随身携带枪支的,狂怒之下只想掏枪把这家伙的脑袋打爆。
    但她伸手后,才想起她已经失去了配枪的资格。
    看到她做出这动作后,李南方目光一闪,故作惊讶状的叫道:“吓,闵秘书,你不会随身携带手枪吧?还是,你那儿有水呀?不过位置好像不对哦。”
    “李南方,你还有完没完?”
    看到岳总神色很不对劲后,闵柔及时拍案而起,拍完桌子就看向岳总,等候下一步的指示。
    我先忍了,混蛋。
    岳梓童用力咬了下嘴唇,转身快步走向饮水机前时,给闵柔使了个眼色,示意她先按照商量好的去做。
    “完了,完了。就是看你这秘书脾气很大,貌似她才是老总似的,想代你指点她几句最起码的待客之道。”
    看向闵柔时,李南方满脸笑容,眼睛好像扫描器那样,在她脸上来回的扫。
    “介绍信呢,给我看看。”
    闵柔被李南方那邪邪的眼神,看得心里发毛,连忙皱眉问:“怎么穿这身衣服来公司,就不在意自己形象吗?”
    “我也想穿的人模狗样儿的啊,可没钱。”
    李南方嘻嘻笑道:“当然了,这都是拜岳总您所赐——要不这样吧,你先给个三五百万的,我去买身衣服穿?”
    “三、三五百万去买衣服?”
    闵柔还真没遇到这么不要脸的人,跟女人伸手要钱都不带结巴的,张嘴就是三五百万,好像三五块似的。
    “昂。”
    李南方点了点头,又说:“我这个人吧,自尊心特别强,不到万不得已,是不会跟女人伸手要钱的。所以呢,你最好先给个三五百万,那样我自己就有钱花了。”
    “你、你这是做梦!”
    闵柔真气坏了,全然忘记了她是假扮岳总的了,风目圆睁正要训斥什么,正在泡茶的岳梓童,忽然重重咳嗽了一声,又给她使了个眼色。
    闵柔立即心领神会,马上冷哼一声:“哼,说话注意点,这可不是在监狱里,你对那些人、那些罪犯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。出去等,我先看看介绍信。”
    >>>>全文在线阅读<<<<
 
分享到: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