揉女人的两颗葡萄_春水横流少妇春

2020-06-22 评论 A+ A-

 胖子在电话里骂道:“李健你个狗了日的,你让老子给你拉私活儿,还不快滚过来!”qsS中山在线 - 中山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站

    
     我这才想起,我前几天做了点私活,给一个婚礼推销了十箱白酒,约定的今天把酒送过去。我们公司一般不零售,跟酒厂定制条码之后,再批发给二级代理商。像我这种业务员,一般主要是开发并维护二级代理商。所以平时比较轻松。
    
     很多同事做私活,就是从自己手下的二级代理商手里,以批发的价格拿货,然后再以零售的价格转手卖出去,这也算是行业里公开的秘密。公司不会管,而代理商能多走点量,也愿意配合我们。
    
     但是其中的利润可不低。就拿我这一单来说,十箱白酒,出货价格,已经算是比平时的市场价优惠了,我还是能赚一千块钱的差价。
    
     有钱赚谁不积极啊,我急忙爬起来,冲了出去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李健,你狗了日的晚上是不是日狗了?睡到现在还不起来!”胖子给我递了一根烟,没好气的说道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接过烟,想了一下,又夹到了耳朵上。笑道:“日的小母狗,可性呀感了呢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真的?”胖子眼睛亮了起来。这家伙绝对老司机了,咧着嘴道:“你肉日的不能吃独食啊,给胖哥介绍一下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拍了拍他的大肚子,笑道:“还是算了吧,你这小丁丁都被脂肪没过头顶了,我怕人家姑娘埋怨我啊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一边说笑着,我催促着胖子开车,送酒去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对于我放贷的事,以及和吴月还有殷雪红发生的那些事,我是不会随便告诉别人的。
    
     把酒送到举行婚礼的酒店,我如愿拿到了一千块钱的差价,心里美滋滋的。快中午了,准备请胖子吃个饭。
    
     胖子去买烟,我突然想起什么,忍不住点开了微信。一看之下,不由吓了一跳。
    
     韩佳莹一连给我发了好多条信息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看了一下,第一条是凌晨3点,回复我的:“五千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然后她又不停的发了几条“在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李哥在吗?借我五千,我十天就还你。利息可以高一点没关系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从文字和发送的时间来看,她似乎很着急。我实在想不到,昨天晚上我睡着了之后,她会给我发这么多信息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李哥,你睡了吗?不好意思,方才在接电话,没有及时回复。我知道你那里的规矩,我发张照片给你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然后是一张照片。
    
     看上去比较昏暗。韩佳莹靠在床头上,一手拿着一张身份证,另只手把上身的睡衣掀起来,露出带着花边的罩罩,而罩罩下面,是巍峨的两座圣女峰,雪白的高耸!
    
     我狠狠咽了口唾沫。
    
     遗憾的是,下呀半身盖着被子,看不到。
    
     深呼吸一口气,我又仔细看了一下,忽然发现昏暗的光线下,她的眼睛幽幽的看着镜头,眼中似乎有泪光。
    
     出什么事了?
    
     我的第一反应,就是韩佳莹一定是出什么事了!
    
     我翻到最后一条信息,是今天上午十点发来的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李哥,你在吗?如果你同意借钱给我的话,请在十二点之前回复我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看了下时间,幸好现在才十一点半,急忙回了一条信息:“你现在就需要五千吗?我手头没那么多钱啊。”算上刚刚赚的一千外快,和卡里的三千多块钱,这才四千块钱。
    
     韩佳莹很快的回复了信息:“李哥,你是真的没钱,还是不愿意借给我?还是,你觉得照片不行?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,心想,管你有什么事,老子既然是放贷人,就要遵守放贷人的职业操守。道:“照片太昏暗了,而且……一般需要不穿衣服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发完信息,我静静的盯着屏幕。不确定韩佳莹会有什么反应,她会发果照给我吗?
    
     过了几分钟,韩佳莹回复说:“我做不到。我保证会还钱,最多不超过十天,利息一千怎么样?如果你不相信我,就删了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犹豫了一下,又翻出上面的那一张照片。昏暗的房间里,她躺在床之上,头发披散,胸前虽然惊艳,但是眼中,确实有幽怨的泪光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忍不住发了一条:“你出什么事了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别问。”韩佳莹的回复决绝而简单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咬了咬牙,道:“好,把你卡号发我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谢谢。”韩佳莹发来了一个手机号。说:“转我支付宝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给她回复了一个抱抱的表情。
    
     胖子买完烟回来,勾头道:“看什么呢,这么投入?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急忙把手机收起来,笑道:“胖哥,商量个事呗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胖子手一挥,骂道:“缩住。我一看你就没好事,还是别说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踢了他一脚,道:“真的,借两千块钱,家里有点急用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胖子听说我是家里用的,没说什么,用支付宝给我转了两千块钱。加上我卡里的三千,一共五千块钱,我急忙转给了韩佳莹。
    
     转完之后才发现,我特么的为了放贷,竟然开始借钱投入了。也不知道能不能收回来,如果打了水漂的话,除了认栽,好像还真没什么好办法。至少现在,我还真做不出来,把手里的艳照公布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打定主意,到此为止,在放出去的这三笔贷款收回来之前,不再放钱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没想到过了一个星期,殷雪红和吴月先后把两笔钱都还给了我。本金带利息,一人三千五,我一下子就有了七千块钱回笼。加上刚发了工资,我卡里,又有了一万多块钱了。这令我多少又有点膨呀胀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已经七天了,韩佳莹借我的五千块钱,说是最晚十天还我。我不想催她,耐着性子等着。
    
     第九天,她终于给我发来了微信:“过来拿?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知道这是还钱了,心中忍不住有些高兴。只不过她为什么不给我打支付宝,而让我过去拿呢?
    
     “什么地方?”有了上次殷雪红的教训,我变得有些谨慎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我住的地方。”殷雪红的回复,更令我心潮一荡,然后疑窦顿生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真的犹豫了。最近我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,男人的尿性,就是永远觉得眼前的女人,是可以掌控在手的猎物,岂不知这是米青虫上脑;其实你认为的猎物,很可能远比你清醒的多,她们看似安静柔弱,很可能已经像蜘蛛精一样,用一根根柔丝,把你收入网中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可是想起韩佳莹的样子,我又确实有些心潮澎湃。到底去不去她住的地方见她呢?为什么她会约我去住的地方,难道……qsS中山在线 - 中山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站

第8章:坦诚相见


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我咬了咬牙,故意发了个“色”的表情,然后说:“为什么去你住的地方,你不怕引狼入室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 韩佳莹先是回了个傲慢的表情,似乎表示对我这匹狼的轻视。然后说:“因为我在床之上躺着,不想动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擦!
    
     这妞是在撩我吗?
    
     她的意思是,她在床之上躺着等我?
    
     一个大校花在床之上躺着,等着我,说实话,不冲动是不可能的!
    
     我几乎就想立刻冲出去,可是直觉告诉我,事情或许没我想的这么简单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我还是决定试探一下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算了。”韩佳莹回复道:“本来我不喜欢欠别人东西,还想着补偿你一下呢,既然你不愿意来,那我就把钱转你支付宝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楞了一下,道:“你补偿我?”
    
     韩佳莹顿了一下,回复道:“我知道做你这行的,放款的时候,不是都要果照吗?我不能把果照给你,不过可以当面给你看一眼,我不穿衣服的样子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当面看一眼不穿衣服的样子?我咕咚咽了口唾沫。
    
    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再磨叽就显得我太不爷们了。就是明知前面是一团火,他娘的我也要扑一扑了。能看到韩佳莹不穿衣服的样子,哪怕只有一半的希望,也值得冒险。
    
     更何况,我忍不住心想,韩佳莹是不是现在根本就没钱还我,也想像吴月和殷雪红那样,以身抵偿利息呢?
    
     我有点心疼,韩佳莹答应我的利息,可是一千块。不过再想想韩佳莹这样的极品校花,他娘的一千块也值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打定主意,我来到了韩佳莹住的地方。这是大学城附近的一个居民小区,环境还挺优雅,一个学生,比老子住的都好,看来殷雪红说韩佳莹家里不缺钱,不是虚的。
    
     到了门口,我敲了敲门,心里又紧张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里面没声音。我看了看门牌号,确定没错,又用力敲了几下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进来吧,门没锁。”这次,终于听到一个慵懒的女声传来,我心头一颤,做贼一样左右看看没人,才轻轻一推,进入屋里,反手关上了门。
    
     这是个两居室,客厅的飘窗被风吹动,屋里的光线有些昏暗。沙发上放着一个粉色的浣熊,屋里的整体风格,也是温暖明快的少女色调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咳嗽了一声。
    
     韩佳莹的声音从卧室传来:“是李哥吗?进来吧,我在这屋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看见卧室的门虚掩着,依稀看见一个粉色的床边,忍不住心跳又加速起来。这妞约我来家里,还躺在卧室的床之上等着我,到底是几个意思?
    
     推开卧室的门,我看见韩佳莹盖着一袭粉色的夏凉被,垫着枕头,斜倚在床头上。头发披散,脸色白的似乎有些虚弱。不过那种略含病态的美艳,令我柔情顿生,恨不得把她脱的光光的搂在怀里,像把呀玩一块玉一样握在手里,好好抚摸把呀玩,用心爱怜。
    
     韩佳莹一双美眸看着我,有些揶揄的笑道:“就我一个人,你不用紧张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笑了一下,摸了摸鼻子,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    
     韩佳莹噗嗤笑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舔舔嘴唇,有些干涩的道:“你笑什么?”
    
     韩佳莹揶揄的看着我,道:“雪红说的没错啊,你是挺帅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笑道:“殷雪红还跟你说了什么?”
    
     韩佳莹张了张嘴,忽然疲惫一笑,道:“不告诉你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那个——”不知为何,面对躺在床之上的这个猎物,我总有种不知道该如何下嘴的感觉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钱吗?诺——”韩佳莹侧身拉开床头柜的抽屉,道:“本金加利息六千块钱,都在这里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看见一叠红红的钞票,心里又安定了几分。不得不说,钱就是好看啊。可是接下来,这些红澄澄的钞票,就顿失颜色了。因为韩佳莹回身的时候,胸前的薄被滑落,露出了一抹雪白迷人春光。
    
     那一抹起伏的雪丘,像神的指引一样,令人忍不住想飞蛾扑火,去领略其中的惊艳。
    
     韩佳莹看了我一眼,笑道:“想不想看?”
    
     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,道:“你说呢?”
    
     韩佳莹瞪了我一眼,道:“畜生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人说脸皮厚吃个够,脸皮薄吃不着,对于泡妞,更是如此。我是真的想看韩佳莹不穿衣服的样子,此心赤城,天地可鉴。于是我只能厚着脸皮道:“畜生,总比畜生不如强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韩佳莹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,忽然有些羞涩,咬了咬牙,道:“自己掀开看吧。”然后无力的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看着韩佳莹漂亮的脸蛋,以及胸前惊艳的雪景,深呼吸一口气,心说,这是老子该得的。没有要果照,已经算是便宜你了。于是走过去,捏住被子的一角,从上往下,缓缓掀了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这一刻,高耸的雪胸,平坦的小腹,紧致的蛮腰,神秘的桃源,修长笔直的双呀腿,渐渐在我眼前呈现。
    
     被子下面的韩佳莹,竟然真的什么也没有穿,此刻静静的躺在床之上,像一尊白玉雕像!
    
     风吹动飘窗,屋里的光线有些昏暗。我忽然感觉浑身燥热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这时候或许是被我火热的目光注视的有些难为情,韩佳莹闭着眼睛,忍不住扭动了一下,还发出了一声似乎是痛苦的低吟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浑身都哆嗦了一下,缓缓跪在床前,轻声道:“完美的艺术品。我可以摸一下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 韩佳莹脸色潮呀红,轻轻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双手颤抖着,像抚摸一尊完美的白玉雕像一般,从她光洁的小呀腿,到秀圆的大呀腿,滑过平坦的小腹,最终攀上了那对傲人的圣女雪峰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感觉浑身有一股电流在流窜,双手忍不住在圣女的雪峰上,用力握了一下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嗯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 韩佳莹蠕动着,发出一声似是痛苦又似是欢欣的低吟。我感觉手中的雪峰变得更加饱满、像刚出锅的馒头一样热腾腾的。在我双手的揉呀摸下,我看到她雪峰上,那两片粉色的红晕上,布满了颤栗的小颗粒。
    
     红晕上,俏生生点缀着两颗粉色的莲子,此时也变得娇俏硬呀挺呀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韩佳莹蠕动着,整座玉雕的身体,都热了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的胯下像听到鼓声的战马一样,早已斗志昂扬,把缰绳扯的笔直,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入韩佳莹的战场里奋力驰骋。
    
     那种血脉贲张的感觉,令我太阳穴上的青筋都簌簌跳动着。我已成了一团火,感觉再不灭火,立马就会自呢焚。
    
     再也顾不得什么畜生不畜生了,我手握玉团,颤抖着俯qsS中山在线 - 中山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站

 qsS中山在线 - 中山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站

分享到: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