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…啊,啊,快点老师/老师你的下面真滑水太多了

2020-07-02 评论 A+ A-

 赵月今天穿了一件漏肩长裙,白色镂空的,很有质感,外加她身材前凸后翘,脸蛋精致,看上去明艳动人,窗外阳光漫过,金光四射,让我想起第一次在教学楼看见她时的情形,心跳的感觉好像又找回了一些。rPT中山在线 - 中山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站

那天我因为在宿舍拉人办理分期业务,买手机,被宿管发现,揪着耳朵去教务处。
走到楼梯口,就撞见了气喘吁吁的跑来的赵月,我急中生智,一下子就抱住赵月叫姐姐,说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咋爹把你卖了!我即便是卖肾,也会把家里的高利贷还了的!rPT中山在线 - 中山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站

rPT中山在线 - 中山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站


我抱着赵月的腿大哭不止,把身世说的那叫一个可怜,堪比赵氏孤儿!
赵月一脸懵逼的看着我,最后得知真相后,她莞尔一笑,戳着我的头,说我真是个小机灵鬼!
夏日艳阳,那天我看见赵月身后的阳光,温暖照人。
我们就是这样开始相识,相知,相爱...
我还记得,打那以后,那个宿管一直对我十分的好,有时候还给我介绍兼职,逢人就说我可怜。
“呵呵”
一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笑出了声,在心里默默原谅了她那天忘记我们约会的事。
“你笑什么?”赵月扭头看着我,疑惑问道
“我笑,我老婆一出场,必定是艳压群芳!”
我走上前楼主她的肩旁,笑眯眯的看着她,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。
赵月娇羞着,低头不说话,一脸陶醉,我想她是不是和我一样想起了我们美好的从前。
“行啦,老夫老妻了还这么腻歪!”
过了几秒,赵月轻轻推了推我的胸脯,让我赶紧走,等下要迟到了。
这句老夫老妻让我心里有一丝感动,是啊,她这样漂亮的女孩最终选择了嫁给我,夫复何求?
还是努力挣钱让她早点过上好日子吧!
我载着赵月一路说笑着来到了唐朝酒楼,期间孙丽一直在发微信给我,我无心顾及她,一心想着等下同学聚会散了,就带着赵月去郊外,找点夫妻之间的情趣。
“你们可终于来了。”
一到包间,声音最大的石成秋就嚷嚷着说,我们来晚了要罚酒,我和赵月拗不过他们只好一口接一口的喝。
大家有说有笑,喝空了很多酒瓶,这时,一个西装革履的大老板闯入了我们包间。
“我来晚了,不好意思,对不住各位,下一场,我请客,我请客!”
说话的是徐婧,他应该是我们班上现在混得最好的了吧,听说他开的培训机构马上就要在外省开分校了,他一来就成了这些女生关注的焦点。
我端起酒杯和其他人一道,敷衍着敬酒,我不是很想看见他,或者其实我觉得在座的大家没几个人想看见他,他的到来似乎是一根细小的鱼刺,扎在我们的自尊心上,隐隐的痛。
我不想看见他,还有一个原因,是他之前好像和赵月有过一段暧昧,据赵月说,是他一直苦苦想追,但是赵月一直拒绝他,虽然两人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进展,但是我还是心里有些不舒服。
我搂着赵月,本想故意在他面前撒了一波狗粮,却遭到了赵月的拒绝。
“我喝多了有些头疼,我先回去了。”
不一会儿,赵月就凑到我耳边说,你继续和她们玩,我快来大姨妈了,有些不舒服。
我看着她脸色确实有些差,就打算送她回去,可是却被孟浩拦下,说一定要一起去下半场嗨一下,赵月有他老婆送回去。
我再次推辞无果,不想扫了大家的兴,只好同意。
来到温莎ktv,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,碰见了正在补妆的胡晓玲,她是赵月大学时的室友,之前追赵月的时候,没少让她帮忙。
“你这么好看了,还这么讲究,让其他人怎么活?”我随口就来,喝的有些微醺,说话只图高兴。
“你可算了吧!我再好看哪里会有你们家赵月好看,她可是校花哎!”
“就连徐婧当年都被她迷的五环三道的,据说当年两人一起去旅行的时候,徐婧为了讨你们家赵月欢心,在酒店连夜折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,啧啧!想想就让人羡慕!”胡晓玲涂着睫毛膏,说的绘声绘色。
什么?
我心里一震,关掉了水龙头,抬头怔怔看着胡晓玲。
这货说赵月和徐婧一起旅行过?还住在一起了?
我靠!怎么赵月从来没有和我过!
“恩?怎么了?你不是知道的吗?”
“当时你和赵月已经在一起一个月了,这徐婧居然还不死心,啧啧!简直了!”
胡晓玲翘了翘嘴,看着我有些异样的神情,摇头晃脑的说着。
我心里一震,一股怒火上涌,捏紧的手被深陷陷阱去的指甲,掐的隐隐作痛。
“那个...我先走了,我朋友生日,我要去另外一个包厢了。”胡晓玲发觉自己好像是说错了什么,慌慌张张的跑了。
我站在原地,像吃了一只刚从厕所飞出来的绿苍蝇一样,恶心,头晕,浑身难受!
所以赵月之前给我带了绿帽?
我特妈还像傻逼一样,一只被蒙在鼓里不知道?
我洗了一把冷水脸,透过水珠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突然想大笑!
哈哈!真是可笑之极!
两人一起去旅行!还特妈的住在一起?
难怪刚才赵月一看见徐婧来了,就开始躲躲闪闪!
“砰!”
我一拳砸在墙上,剧痛钻心!
不行!我要亲自问赵月,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说不定是胡晓玲骗我的呢?说不定是胡晓玲胡编乱造出来故意破坏我们夫妻感情!
我拿出手机,正想拨出赵月的电话,却还是觉得这事应该当面问赵月。
对!我要面对面听她自己说。
我想回包房,告诉石成秋他们一声,自己先回去了,结果一进门就同一温香的娇躯撞了个满怀。
“没长眼..”
我烦躁的要命,以为是服务员,正想破口大骂,抬头一看是许然。
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,虽然她在我们系人缘很好,但是她毕竟不和我们一届,我以为班上的人不会叫她。
许然好像喝醉了,摇摇晃晃,眯着眼笑着,凑近我。
一阵香味传来,我低头一眼,她那颤颤巍巍的靓丽风景,在灯光的映衬下是那样的丰满迷人,摄人心魄。rPT中山在线 - 中山广播电视台互联网站

分享到:
回顶部